二月二十八日 星期二 雨

Dear diary,

  
  不知怎麼的,就想給自己寫一篇日記。也許會繼續寫下去,也許不會,誰知道呢?

  總的來說,每次寫日記的時候總是想給自己一個題目思考。不過這樣還蠻奇怪的,跟一般人的日記不一樣……

  管他的!這就是我的風格。

  這次想思考的是--話語權。

  先試想像一下,要是有一天這世界由一個人說了算,所有價值觀都有這個人來釐定對錯,那這個世界會變成怎樣?

  說的,正是話語權壟斷。

  只有某個勢力甚至某個人掌握世上最多的發聲渠道,他就有能力為世界任何事物定下規則--換句話說,他就是「神」。

  實際上,這個世界充滿著話語權壟斷這個情況。

  在家庭,父母說對的,就是對的,錯的也是對的。不按父母來,就要挨打。

  在學校,老師說對的,就是對的,錯的也是對的。不按老師來,就要挨罰。

  在社會,政府說對的,就是對的,錯的也是對的。不按政府來,就要坐牢--一樣得挨。

  想起來,這還真的蠻可怕的。

  剛完成了一份有關國民教育科的資料搜集,在當中找到了一位官員說過的一句話,雖然過於偏激,但也值得令人深思。

  「普世價值等於西方價值, 這些西方價值只是向中國施壓的方法, 而價值觀很難論證,很難討論或溝通。

  教育局總課程發展主任 張永雄

  在此我無意比較和討論中國模式和普世價值的優劣之處,我想強調的是,這是一場爭奪戰--話語權爭奪戰。

  教育是學生一條十分重要的接收渠道,尤其是青少年時期是建立個人價值觀的重要時刻,加上國民教育科還要求學生接受評核,因此學生不能不讀好背熟。

  在這種潛移默化的環境之下,要是話語權由中國模式派系完全操控,普世價值在大眾的心裏變成了一種無足輕重的事物,那這個世界會怎麼樣?

  普世價值講求的自由雖然我不太敢全盤同意,但是民主、人權和法治這三項還是不錯的。

  好吧,點到即止,這不是本日的主題。

  我還是想帶出一個問題,當話語權被壟斷,這個世界的所有人都要依據壟斷者的價值觀行事,那這個世界不是可怕之至嗎?

  最後,引用Donald Bow-tie 在亞洲金融論壇上的一句發言作結。

  I've never been as scared as I am about the world.

  我對這個世界的現況有著前所未有的驚懼。

  羽希

  病中無休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maiidreamstar 的頭像
maiidreamstar

MaiiDreamstar.玫瑰紅園

maiidreamsta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